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花开,一果蒂连

SN200912171405320049&201412250511320050

 
 
 

日志

 
 

池莉的育儿观  

2013-06-08 11:19:38|  分类: 今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拿着作家池莉的育儿观对爸爸说着“要让女儿快乐成长,要多鼓励她”之类的话时,爸爸不以为然。虽然池莉是比较喜欢的女作家之一,但是抛出如此简单的育儿观,实在不能认同。

        首先是“快乐说”。作为父母长辈,都希望子女能快乐,但是生活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每个人都有不同性格,在某性格上还会表现各种各样的不同面,每时每刻都有各种事情在发生,希望快乐,但不可能时时快乐,快乐只能是个主旋律,却常会有各种插曲出现。在没有要求,你好我好的局面中,膝下承欢,那是天伦之乐。但是在一些有任务不能完成、有要求不能达到的时候,如果仅仅希望快乐,那结局必定不能快乐。比如,喜欢晚睡晚起,不吃饭,挑食,不学迟到还无所谓,玩具乱扔,书本乱撕,天凉时还光脚走路,无节制地吃糖果,吃冰激凌……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心平气和地教育、引导,如果一次次地引导表扬鼓励都无效的时候,不上体罚的家长只有两种心态,要么非常宽容耐心,要么无礼子女行为。

        其次是“事后说”。对于任何事,发牢骚的容易,“事后诸葛亮”的容易,要把好舵掌好局困难,要嘻嘻哈哈容易,要出成绩困难。如果只希望一昧地开心、开心,能开心得了多久?毕竟是发打算过一辈子的。养育子女,养是一方面,一日三餐,也要讲究营养搭配,要冷暖有节,要出入平安;育的要求则要高一点了,要懂得待人接物,要知书达礼,要会与人相处沟通,要会扬长避短。其中种种,岂能一帆风顺,也非一路快乐相伴。有成绩没成绩,鼓励是主旋律,在自律、自制方面,也是一番痛苦的蜕变。所以说一起快乐容易,遇上阵痛就说不能“强扭”,也稍显得草率和不负责任一点,红脸黑脸还须一起登台的,光有红脸,也绝非样板戏。

        最后是“成凤说”。对于子女,父母长辈有殷切期盼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从自身实际出发,大家都是这么一路过来的,能平凡、平安地成长,已是属大吉。从孕育以来,一路都是闯关,那个环节出点差错,都不可能活蹦乱跳到现在,况且,要真的能成龙成凤,要历练多少磨练,谈何容易?所以自己本身就是社会底层的一个无名小卒,对于家里的子女,也不要有过高的要求,唯愿平安快乐成长。但是同样过着平凡的生活,也可以有些非份之想,要不中规中矩读好书,要不在某个领域有些特长,要不待人接物有情商,最后,假如一事无成,希望能庸庸碌碌活到老。

        后来上网一查,池莉的育儿观却不是妈妈断章取义的这般,她给女儿成长的空间,尽可能地让她快乐成长,但是在培养综合素质上煞费苦心。

      相关阅读:池莉《来吧孩子》

      第一条就是:让小亦池尽情与她的小朋友相处和玩耍。

    我认为,一个人最需要学习和适应的,就是与人的相处。与人相处的能力包括鉴别他人的慧眼是人生一辈子的功课。这门功课如果成绩优异,那么她的生命就会拥有更多的自如和快乐。在这一点上,大约是我自己的不太成功从反面证明出来的经验。我选择作家这个个体职业的原因之一,便是因为自己不善于和人群相处。当然,我幸运地成为了一个作家,社会公认并接受我个体生活的方式,我算是幸福的。可是能够成为作家的人,毕竟是少数;我可不打算引导我的孩子走这条独木桥。所以,我的小亦池只要她乐意,她就可以整天和小朋友玩耍。我只管由我的小亦池快乐玩耍,正如李白的诗词,“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至于我的亦池将来是否有青梅竹马的故事,那是玩笑了。我希望的是:我的孩子从小就可以获得广泛的识人与阅世机会。

   第二条就是:跟从于孩子与生俱来的天性,让她在最欢喜最开放状态中接受自然启蒙。

    我的小家伙酷爱大自然,每天睁开眼睛就巴不得奔向户外。好吧,既然我的孩子最早表现出来的就是对大自然的好奇和渴望,那么我们就首先与大自然交好,就让我从大自然里铺设一条孩子的求知之路吧。

   平常日子里,只要有可能,我们都去户外。我们在公园,在动物园,在长江边,在湖畔,在草地山坡树林。我们划船。我们面对老虎,面对大象,我们耐心地守候,任由小亦池指手画脚地与动物尽情说话聊天。我们看蚂蚁搬家,看蚯蚓钻地,听各种鸟儿鸣唱,闻各种花朵的芬芳。蜘蛛的故事,种子与苗芽的故事,风穿越建筑物的声音,雨落在皮肤上的感觉和它的漫长旅行经历,清晨阳光的美景与黄昏落日的瑰丽,我都要带领我的女儿一一领略。

   亦池又长一岁,又长一岁了,我们便一起养蚕宝宝。一起在窗台上种盆花。一起偷偷观察蝴蝶在我们家的橘子树上产卵,然后跟踪它们化蛹为蝶。我要请大自然这位老师开启这个小人儿的感官世界,要她的眼睛、鼻子、耳朵和指尖都开放而敏感,善于感知和接受周围的事物;激发她对未知事物的探索;让她通过自己的感悟获得丰富的知识,慢慢懂得并且学会愉悦,敬畏,喜爱,同情,怜悯,赞赏与爱。

   以我自己幼年的记忆和对先哲圣贤们传记与著作的阅读,我相信,一个小孩子对大自然的印象和情感是智慧种子发芽的沃土。

   这样的学习,获得知识的丰厚难以估计,而且这样获得的知识,对一个人具有更加持久的影响力。对于孩子来说,智慧的重要远远超过课本知识。拥有智慧的孩子,课本知识的学习会变得非常容易。我的方式如果成功,我相信我的孩子不仅将来学习成绩没有问题,并且还将终身受益——我就大胆地自信这一回吧。

   第三条是一个古老的做法:为孩子讲故事和阅读。

   讲故事和阅读,这是我的拿手好戏了。本来我自己每天都要阅读,只是我要把我自己一个人的阅读,变成两个人的阅读,而且要选择适合孩子的读物。不过,像《海的女儿》《农夫和金鱼的故事》等等,我也总是百读不厌的。

   最重要的是,我觉得我要做的,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教育孩子而阅读。我是要给她一个坐拥书城的家庭环境和充满书香的家庭空气。那时候我们的物质条件是那样匮乏,两个人的月薪四个人吃饭。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坚持购买我们喜欢的书籍。好在我做单身汉的时候就已经收藏了好几箱子书籍。最好的是改革开放的到来,图书出版量越来越大,我们可以买到许多我们心仪已久的书籍包括漫画。尤其是国外那些优秀漫画家的作品,书店也开始出售。比如德国漫画家卜劳恩的漫画《父与子》,每一册我们都会抢着买回家。我们和亦池一起看,一起笑,一起乐,十分开心。还有《米老鼠和唐老鸭》、《聪明的一休》等日本漫画,后来我们也买到丰子恺的漫画了。

   当我们第一次获得两居室的住房,我们欣喜地把最大的房间布置成为书房,而宁愿把客厅当做了卧室。我们的小亦池,就在书房中渐渐长大。我有一个观点:无论穷富,书终归是家庭的最好装饰。当然我也认为,书房是一个孩子最好的成长环境,书籍也是一种玩具。亦池喜欢的玩具有很多,与其他小女孩一样,布娃娃终归是心爱的宝贝,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书籍也是她心爱的宝贝。她小小孩儿,走路都还不够稳当,却最喜欢大部头书籍。从书柜里搬出她的大部头书籍,一屁股坐在地上,胡乱又认真地翻阅,有时候居然还念念有词,真是叫人忍俊不禁。

   后来我发现,许多字,就这样在孩子的不断翻阅中,她自然就学会了读、写和运用。

 

          相关阅读2:池莉的新书《来吧,孩子》以一个普通母亲的笔触,阐述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在14日的签售会上,池莉向台下的听众大谈“育儿经”。

    中国家长没有意识到孩子是人    

    池莉表示,家长在教育子女时首先要明确一个问题:孩子是什么。而她认为,孩子首先是一个“人”。这个答案听起来虽然有些可笑,但是国内的很多家长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更多的是将孩子视作工具,将他们朝一个公共的、被社会广泛认可的目标培养,而忽视了孩子作为一个“人”的基本特征:个性。    

    国内的家长往往要求自己的孩子要好好读书,上好的大学,然后找到好的工作,认为这样的人生才是成功和幸福的,并且认为这是培养孩子唯一的方式。池莉觉得这样的逻辑“非常愚蠢”,她认为成功和幸福不应该用一个具体的物质标准来衡量,只要活得快乐,那人生就是成功的。    

    不好的父亲不要也罢    

    池莉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作为一个单身母亲,池莉认为父亲对于孩子固然非常重要,但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要也罢”。    

    池莉对于离婚的态度非常坦然,她认为只要有合适的引导,离婚并不会给孩子造成太大的影响:“现在的孩子对离婚往往很敏感。一旦知道父母要离婚就会哭个不停,因为他会觉得自己的父母离婚是一件很不体面的事情。而我认为,要向孩子灌输这样一个概念:离婚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要扭转这种思维方式先读这本书    

    虽然池莉用自己独特的教育方式培养出了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儿,但是有人置疑她的这种教育方式在中国当前的教育环境和国人的价值观下,是否具有普遍意义。池莉则表示,自己就是要颠覆这种传统的价值观,向中国教育宣战。    

    当有记者问要改变中国教育的现状首要措施是什么时,池莉半开玩笑的说:“首先就是先读我的这本书。”

 

       相关阅读3:池莉女儿不愿顶母亲光环 新书发布不要母亲出现

  池莉女儿表示:“不愿罩在母亲光环下”

  日前,知名女作家池莉之女吕亦池带着她的首部译作《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来到上海书城。同为“文二代”的叶兆言之女叶子为好友捧场,也来到现场。

  像!真太像了!面对台下窃窃私语,在样貌上与母亲如出一辙的吕亦池感到了一丝尴尬,她直言听到书城广播里一遍遍播出著名作家池莉之女的称呼,不由心里一阵发抖。但独自在海外求学多年的她,迅速平静下来,老练地将人们关注的焦点拉回书本身。当然,她和叶子不约而同谈到自己的父母和身为作家后代的苦与乐。

  译稿让母亲大吃一惊

  由译林出版社引进出版的《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是一封母亲写给女儿的忏情之书。15岁女儿在生日前夜和父母大吵一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内疚的母亲在万分焦急的等待中,提笔书写了一封给女儿的信。有意思的是,这本以女性口吻叙述,讲述母女沟通的小说,其实是出自一位男性之手。《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是作家乔治·毕肖普的第一部小说。

  与此十分相似的是,2008年池莉曾为女儿吕亦池写作了一本记录她成长的书《来吧,孩子》。《来吧,孩子》也被看成是池莉写给女儿的一封长信。于是出版社灵机一动找来正在英国留学的池莉之女吕亦池,希望她能担纲《致我离家出走的女儿》的翻译。

  乍听此事,池莉说自己并不同意。“她还是名学生,而翻译则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事。”但等到女儿将翻译好的稿子拿给池莉看时,池莉大吃一惊。“完全超过我的想象。她虽然没有从文,但是她的译笔很文学。”池莉成了女儿这部译著的第一位读者,还在第一时间帮她改掉了错别字。

  发布会前,吕亦池在和母亲池莉一同从武汉赶往上海的路途中,就跟母亲说好,明天的发布会你不要出现,因为这是我的事。从小到大,凡事都尊重女儿的池莉,果然一直等到签售环节才露面。让“文二代”简单描绘自己的名人父母,叶子说,她的父亲叶兆言是“务实、纪律性很强、顾家的男人”。而在女儿吕亦池眼里,池莉则是“很能做家务的作家”。

        不愿顶着父母光环

  尚爱兰之女蒋方舟、李锐之女笛安、赵长天之子那多、刘墉之子刘轩、莫言之女管笑笑、叶兆言之女叶子,苏童之女童天米……近年来,一个又一个“文二代”在文坛显山露水。他们的头顶上,顶着与生俱来的父辈光环,在进军文坛的路上,总面对世人心头疑问,“文二代”究竟有多少实力?又在多大程度上沾了父母的光?

  今年摘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的笛安,其父亲李锐曾获“赵树理文学奖”、“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母亲蒋韵是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长。笛安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新人奖时,发表了一篇感人的获奖感言,却惟独没有提到她的作家父母。“在公开场合里我从不提及父母,这是我从出道那天起,父母给我立的规矩。我不会公开说到他们,他们也不会在公开场合说我和我的作品。我不愿顶着他们的光环,我的人生需要自己去闯。”

  无独有偶,上周末池莉女儿吕亦池在书城签售时也表示,小时候有个不用上班的“怪妈妈”,搞得家中永远都有人,很不自由。而叶兆言女儿叶子也表示,家里有个写作的父亲,让她很早就知道,写作根本不是件浪漫的事。因为父亲写作时脾气总是暴躁、易怒。

  赵长天儿子那多甚至对“文二代”的称呼感到有点“郁闷”。他说:“这个称呼让人想起‘富二代’,好像不是什么好词儿。但要真这么说,苏东坡、王安忆也是‘文二代’。现在大家提王安忆,总不至于一定要提茹志鹃吧。作家还是要靠实力说事儿的。”

        对父母“祸害”不能认同

  15岁时,吕亦池只身赴英国读书,后考取伦敦大学,现即将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攻读社会与文化心理学硕士学位。池莉则心甘情愿成了女儿的“流动银行”,并感觉很幸福。然而,得知女儿要继续深造,池莉却不特别高兴。“我一直对女儿说,找对象是女孩子最重要的事。我甚至还给她定下生孩子的时间,不要超过23岁。”做父母的苦口婆心拐弯抹角联想到前一阵网上论坛中“父母皆祸害”的一夜爆发,让人不难理解,中国式家庭教育所面临的矛盾。然而,要把父母上升到“祸害”高度,却是吕亦池不能认同的。她说:“我妈妈并没有期待过我会走上写作之路,她一直认为我可以做的事情还很多。”她认为,父母插手孩子的事,以爱的名义,带给孩子多少压力,相信“独一代”最有体会。但我们之所以成为现在的自己,难道全都因为父母而没有自己的选择吗?

  而池莉更是寄语女儿:“千万不要刻意追求,或超越什么,养孩子不是模具生产,让孩子做自己喜欢的事,因为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而学者崔卫平更是在博客中表示,反对家长按照自己的意愿塑造孩子,孩子并不是家长的前传后记。“你以为经过惨痛失败来的教训,可以为孩子的成长省回不少冤枉路?其实,冤枉路未必冤枉,但走不走确是孩子的决定。也有足够彪悍的人生在按照自己的意愿‘野蛮’生长。”(记者 陈熙涵 实习生 沈绮丽)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