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朵花开,一果蒂连

SN200912171405320049&201412250511320050

 
 
 

日志

 
 

入住新屋和乐乐受伤  

2017-06-16 00:22:49|  分类: 起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五晚,一家四口第一夜齐入新房子。之前妈妈和外婆做过祭祀,爸爸和妈妈、妈妈和外婆都是宿过夜的。没能及时入住,主要因为房子装修工程一直延误,到四月初才算完工。然后过了一个月空气检测不合格,最近几天通风好点,才勉强合格。但是如果柜子门一打开,还是不合格,所以也只能偶尔去住一下。不放心呀。

    那天,督促欢欢做完作业弹完古筝,驱车前往时已20时多,抵达时将近21时,路上打妈妈电话不通,到家发现妈妈不在家,居然还在超市。柜门全开,赶紧都关上。等妈妈回家,又亲热兴奋一时,赶紧催洗洗漱漱,已经快22时了,姐妹俩上床,已经2230左右了。这样的节奏是最不愿看到的。

    周六早上,两姐妹老早醒来起床看电视。妈妈做早点,姐姐吃得还行,妹妹只吃了一点点,不肯吃又喂不进。然后骑车带姐姐去江边兜风,又在小区里骑行,后来妹妹隔窗看到,也要出来,就带俩姐妹在小区里骑,去游乐园玩了一会儿,蚊子超多,也就一会儿就回家了。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意外,慢慢在骑的自行车,锁轴突出滑出来,卡住了钢丝,吓了大跳,如果骑得快,肯定要摔倒了。之个小意外之后,居然隐藏着一个大意外,此时大家都未引起警示。爸爸还是带着姐妹俩慢慢骑回家。然后去超市买菜,看了看外公外婆要换购的二手房,中午还是妈妈在做饭菜,一如既往地花了很多精力,感觉效率不够高,但毕竟做出了还算吃得下的饭菜。中饭大家吃得都不错。乐乐主要还是爸爸在喂。再然后让姐妹俩午睡,起来看电视,和姐姐去湖边骑行。然后又到了晚饭时间。本想一天就要平静过去,一边纠结要不要带姐姐回老家练古筝。

    晚餐前,再去江边散个步吧,这个时间段已经是17时多了,显然并不是不适合,而且姐妹俩也不太愿意去。一鼓动,就都出来了。俩人还是要一齐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提醒姐姐把脚搁好,一点没想妹妹的脚会有可能被卷到自行车轮胎里去。她的小脚那么短,一点没想到多次听到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的意外会重演在妹妹身上。

    尽管、也是幸亏,自行车骑得很慢,当车轮突然被什么东西卡住的时候,脑海里浮想的可能是锁轴又滑出来了吗?妈妈在后面小跑先看到乐乐的脚被卷进去了,惊叫了起来,随后看到乐乐的小红布鞋出现在轮胎钢丝与钢丝之间,鞋有点变形,一个塑料装饰配件掉在了地上,乐乐也大哭起来,猛然紧张。脑海里立刻想起小寒哥哥小时候被自行车扎到脚的事情。

    车一停,轻轻拿出乐乐的脚,还是很容易拿出的。但是乐乐哭得厉害。首先抱着妹妹往家里跑,先只能用冷水冲。妈妈推车领欢欢回家。

    一边用冷水冲,一边看着乐乐的脚就肿起来了,紫血也重起来了。家里冰箱没开,没有冰袋,什么药也没有,怎么办?妈妈进家门慌张起来,怎么办怎么办地问。赶紧嘱咐她收拾背包往医院跑,或者会住院,或者回老家,做好不回新家的准备。转念想自己开车去太慢,还是打120吧。

    打了120,就要赶紧去路边等。姐姐这时却也吓坏了,怎么也不肯走,不肯离家,又哭又发脾气。让她一人呆也不放心,索性让妈妈和姐姐在家里呆着。爸爸背着背包、拿上医保卡(还好带在车上)抱着乐乐去赶120

        5-10分种,车来了。乐乐一路哭得鼻涕一脸,全擦在衣服上了。希望120随车医生能用点气雾剂什么的,医生说不能用,希望去就近的医院,医生说孩子太小要去妇儿医院。车子到医院时,急诊护士已经迎了出来。问一人送来呀?对呀,家里还有一个小孩呀。爸爸去挂号时,乐乐只得让护士阿姨先抱着。后来护士受理记录,去急诊医生处,说要拍片,又放射等了好长一会,值班医生在给其他病人拍片。乐乐拍好,等取片又用了起码15分钟,这段时间,爸爸一直抱着乐乐赶路赶时间,乐乐是哭着喊要回屋屋,家是最安全的港湾,可是爸爸让她受了伤。

    还好没骨折。值班的急诊医生说要转到小儿外科病区的那里。那边医生说有点轻微骨折,要石膏固定,打破伤风针,又跑上跑下两趟。等石膏固定好,在等破伤风皮试时,乐乐才算安静下来,坐等一会儿。打针当然也要哭的,但是疼痛程度轻多了。

    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20点多了。

    回到家,姐姐和妈妈吃好了饭,姐姐在看电视,陪乐乐吃饭倒还算顺利了。受了这么大伤的乐乐,晚饭吃得很快,安静坐在沙发上。但是姐姐一直要看电视,睡觉晚了。而且妹妹叫痛,不肯入睡,后来发现蚊帐里有蚊子,乐乐被咬得痒,也说痛痛。一直到22点,乐乐入睡,23点多,欢欢才入睡。这一晚,乐乐一来痛,二来石膏太重,躺着不舒服,一会儿哭一会儿闹,爸爸也没休息好。妈妈睡隔壁,也说没睡好。第二天早上她还睡懒觉。

    第二天早上又起得早,吃了早饭,再收拾一翻,大家都离开新屋回老家。这种情况下,妈妈回外婆家,爸爸带俩娃回自己家。妈妈一边掉眼泪,一边回外婆家补觉。

    乐乐在路上就睡着了。回家大概1130,床上躺好,还没醒。爸爸和姐姐吃饭,古筝书法,这样一直到1530,乐乐才醒。嬷嬷大伯伯闻讯赶来。乐乐倒表现乖巧,她安静坐在沙发里,不动不吵不闹。

    离开妈妈,回到家里,姐妹俩总体上象换了人似的,各环节的节奏感又恢复了。姐姐21时前就上床睡觉,妹妹稍晚一点,但也在22时前入睡了。

    一切才又平静下来。节奏好,是因为爸爸奶奶时刻踩着时间节点,爸爸在帮姐妹俩完成各项任务,奶奶帮爸爸完成生活上的事务。而妈妈的任务感缺失,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所以什么事情什么时间都拖拖沓沓,所以生活显得捉襟见肘,时而狼狈。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爸爸忍不住忏悔了一下:要是不去骑车就好了。奶奶冷冷地说:这种话有意思吗?奶奶又突然问了一句:幸亏是爸爸在骑车,如果是妈妈在骑车,会不会被爸爸骂个什么血喷头?是呀,完全有可能。虽然爸爸一再自信自己责任强,但心是妈妈宽大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